西北菜,湘菜馆,日料,和湖北菜馆 (7/10/2017更新)

最近湾区新的高质量的中餐馆层出不穷。花样越来越多,我们吃得眉开眼笑。

1。西北老家
Terra Cotta Warrior
2555 Judah St
San Francisco, CA 94122
b/t 30th Ave & 31st Ave
(415) 681–3288

这是老馆子,还是几年前桂她们先发现的。居然一直忘了推荐。难得旧金山有一家正宗的西北管子。我们时不时去吃。生意非常好,基本不赶在开门时候到就要等近一个小时才有座位。凉皮非常好吃,油泼面,老碗鱼,肉夹馍也是我们常叫的菜。人多的时候也叫过大盘鸡。不能吃辣的小人一般吃肉夹馍或者炒饭。

2。菜香根
Wonderful
270 Broadway, Millbrae, CA 94030
(650) 651-8888
北京来的湘菜连锁店。服务特别好。这是我见过湾区唯一一家服务员会悄悄把茶水加满,熟练和安静的堪比五星西餐馆。可惜的是这里的菜我们吃来吃去就喜欢一个野山椒香菜牛肉丝和葱油大饼,然后大饼夹着他们附送的辣炒肉末小蝶,三个人就是一餐饭。然后吃完,小人去隔壁的甜品店看他们精心布置的宫崎骏动画人物橱窗,各种小碗小盘小食街头小推车,可爱极了。我去一条街外的圆圆香味台灣店买一个手工甜品外卖,满满一大碗的芋圆豆腐花红豆芒果等等随便加。放冰箱了我可以吃一天。

3。Coco’s Ramen
3319 Mission St, San Francisco, CA 94110
(415) 648-7722
这里的拉面和寿司都很好。现在是我们在城里的日料首选。停车方便,离家又近。吃完还常去旁边的Safeway超市转一圈。米粥同学说隔壁的Fumi Curry拉面更好吃。我们正在试图说服小人去试试看。他现在特别倾心Coco的dragon Roll. 第一次去一个人吃了双份!恋旧的小人还没有像试新店。

4。Fumi Curry & Ramen
3303 Mission St, San Francisco, CA 94110
(415) 757-0901
Coco’s隔壁的日本馆子。我们周末终于去吃了一次。拉面和寿司都很好。似乎比隔壁的Coco’s还稍微好一些。所以以后会常来。

5。留湘
Ping’s Bistro
34145 Fremont Blvd, Fremont, CA 94555
(510) 744-9988
我们目前最爱的湾区湘菜馆。自从去年开业以来,我们每次去南湾看羊外婆都会来这里吃晚饭。菜式多样,质量一直有保障,吃过这么多次都没有掉链子。味道和食材都非常好。而且吃过的每道菜都非常好。梅香虾,擂椒茄子几乎每次去都会点。滋补土鸡汤是小人的最爱,连喝汤带吃鸡一个人包圆。生意很好,基本六点以后就开始排队了(周末都是五点半开门)。

6。外婆桥
General Tso Kitchen
3751 Geary St , San Francisco, CA 94118
(415) 668-1588
旧金山(也许是湾区)第一家湖北馆子。刚开门。我们上周末去试,非常好。热干面,耦盒,珍珠圆子(小人一个人恨不得吃整笼八个),卤鸭脖,还有牛肉面。大爱!停车也很方便。虽然刚开张,上菜很快。人还不是太多。

寄居蟹

上一年级的小朋友第二学期的时候,教室里设了一个寄居蟹的缸。里面五只寄居蟹。小人常常回来跟我汇报新学到的关于寄居蟹的知识。

“寄居蟹有两只钳子,大的那只是‘门钳’躲进壳里时封住洞口防御用。小的那只用来吃饭。”一边说一边比划,左手挡在面前示意这是大钳子,右手假装快速的抓东西往嘴里送噼哩啪啦像个小松鼠。
“寄居蟹不喜欢用颜料画过的壳,有毒,会死的。”小人很严肃的说。
“寄居蟹真可爱啊!”一脸的向往。

很快我们在他拿回来的作业夹子里发现了一张通知。五只寄居蟹学年结束会送给五个小朋友带回家,因为粥少僧多,所以要抽签决定谁能够抱得美蟹归。家长如果同意小朋友参与抽签,请签名。

小人一直希望家里养个宠物,猫和狗和鱼都被我们否决了。寄居蟹比较新鲜,好像比较低维修,加上小人兴趣那么浓,而且班里21个孩子,他抽到蟹的可能性似乎很低。我们就带着侥幸心理签了同意书。

学年结束前一周,小人兴高采烈回来报喜!他不仅抽到了,还抽到了最大个那一只!当时好象是周四还是周五,我们只有一个周末准备,新成员周一就要入住了。我忙不迭的开始上网搜信息,给妈妈发短信。想看看妈妈家有什么设备我们可以用,还有哪些需要买。本来想的是最了不起直接去宠物店买一个全套设备应该就搞定了。结果发现跟普通宠物不同,寄居蟹似乎是个新生事物,宠物店卖的东西都是以讨好顾客出发,几乎所有宠物店的推荐都不靠谱,不少对蟹其实是有害的。这也是为什么其实可以活几十年的寄居蟹照着宠物店的推荐去养一般活不过一年。

  • 店里明码标注的寄居蟹沙又贵又有毒。建材店里卖的孩子沙坑里用沙又便宜又好。
  • 如小人所说画过颜料的壳有毒,宠物店里背着五颜六色画过的壳的蟹都是被逼无奈。只要有其他自然壳大小合适,它们几乎第一时间换壳
  • 寄居蟹的食物也是不健康的,它是杂食动物基本人吃什么它吃什么
  • 店里蟹缸里会像喂猫喂狗的样子摆两个水盘(一淡一咸)。寄居蟹需要的其实是两个可以全身淹没在里面的水“池”,因为它的壳里需要带特殊比例的混合了咸水和淡水的自存水,保持身体湿润。这个比例需要它自己调节。
  • 店里的蟹缸都是只有浅浅一层沙或者eco earth (也是一种椰子纤维,保湿)。寄居蟹需要的是比它们大小高两到三倍深得沙,它才可以打洞钻进去脱皮。住在宠物店里那种没处打洞的环境里,就没法脱皮。无法脱皮是很多寄居蟹早夭的原因。

寄居蟹脱皮(molt)是个很神奇的过程。每脱一次皮就是一次新生。脱皮前受过伤掉落的任何器官,从蟹爪蟹钳甚至是眼睛都可以在蜕皮过程中重生。要蜕皮的蟹会挖个洞把自己连壳一起埋起来,蜕掉旧皮,然后在沙洞里等新皮长硬了再回到地面。期间靠吃掉旧皮来维持体力。根据蟹的大小,蜕皮的频率和时长都不一样。小蟹蜕皮次数频繁,但是每次蜕皮时间,也就是埋在沙里的时间,比较短。蜕皮时间从几个星期到几个月(!!)都是正常的。刚刚看到网上有人说他有一只蟹蜕皮埋了三个月,再出来体格比原来大了三倍!

除了蜕皮,寄居蟹刚到一个新环境也会把自己埋起来给自己减压(de-stress)。为了减压埋起来的话,一般埋几天就出来了。

那个周六小人的社交活动还特别多,赶了好几个场子。周日才有机会去了羊外婆家拿了一个20加仑的鱼缸和装饰鱼缸用的石头贝壳什么的。一个小水泵和水泡石。在宠物店买了处理自来水的药(后来发现还买错了,最后不得不用旧金山Water Department的办法煮沸20分钟脱氨Chloramine is a combination of chlorine and ammonia)。在家门口的建材店买了沙。宠物店买了ecoearth, 和调咸水的“盐”。一咸一淡两个水“池”是按照http://www.hermitcrabassociation.com/里面教的用两个叠加的微波炉用塑料罐做成。一直忙到半夜才大体做好。

周一小人得意的带了新成员回家。

寄居蟹入了缸我们才发现新问题来了。

第一个问题是两个水池的池沿儿高于沙面,蟹爬不上去,还有就是罐子太光滑,一旦进去了,可能爬不出来。小人想了一个妙招,自己给它搭了两个楼梯。

第二个问题是温度和湿度。寄居蟹来自加勒比海,热带动物。它们的”肺“(其实更像腮)需要空气湿度浓才能够呼吸。所以缸里需要温度在70-90华氏,湿度要在75%以上。本来旧金山连续两周热浪,家里温度本来轻巧的就到70华氏。但是这只寄居蟹刚进家门旧金山就恢复了正常的阴冷天气。当晚我们只好把家里暖气打开维持一下。湿度方面,本来我看网站教大家只要在水池里放一个连接气泵会不停吐气泡的bubbler湿度就很容易到80%. 可是我们不仅有了吐气泡的小喷泉,还不停往里喷水,新买的湿度计死活不上70%。 真是急死人。
所以第二天米粥就赶紧开车又去了一趟羊外婆家把我们没拿的暖气灯拿回来,顺路又去宠物店买了一个可以贴在缸的后壁的电热垫。我们从羊外婆那里拿来的缸的缸底有一个热气垫,但是因为跟一般的乌龟蜥蜴缸不同,寄生蟹的缸下面厚厚一层沙,所以缸底的电热垫没有用武之地。我还去网上订了一个数字的湿度温度计,据说比较准。

寄居蟹周一晚上进家门,我们到了周三才终于把缸里的数据都做到达标。

电热垫和电热灯双管齐下,温度也达标了。

但是一切就绪前一晚寄居蟹消失了。小人搭的楼梯它都没用上,就决然的挖了地洞把自己严严实实埋起来。

我开始以为它是到了新环境需要减压。小人和米粥都抱怨我那个bubbler太闹,主要是学校里的缸里没这个,它不喜欢。也许是太闹,也许是新环境,也许是它急需蜕皮?反正是埋起来了。

一周过去,我想,看来不是减压,是蜕皮。

三周过去,依然没动静。我们开始还每天给它留饭,现在开始索性不再往里放食物了。米粥开始说多半死掉了。

四周过去,我也开始心里打鼓。虽然说这个家伙个头大,蜕皮可能需要很久的时间。但是它初来乍到,好像连水池都没爬进去,也就是水都没喝,食物好像也没有怎么吃,就这么毅然决然一去不还。我还是很不确定它是真的在蜕皮还是自杀了。。。

寄居蟹五月二十二号到家,昨天六月二十九,整整五周过去了。音信皆无。早上我按惯例又去看了一下缸外的温度和湿度计,温度76F, 湿度77%。 我把暖气灯的温度调高一点,就去上班了。中午前,收到米粥的短信,“乐高楼梯和海绵盘里都是沙!难道还活着?!”

哇塞!我简直心花怒放!五周!居然还活着!赶紧嘱咐米粥给他放点食物进去,尤其嘱咐要加蜂蜜,据说蜂蜜就是寄居蟹的高能量食物。很快米粥发来了照片。原来的大钳子是深紫色。新长出来的壳是鲜红的。

当晚小人从夏令营回家路上听说寄居蟹终于蜕好了皮,也高兴坏了。在车里就画了一幅画庆祝。这一个多月,小人对我的“寄居蟹在蜕皮”的理论深信不疑。还好没有让他失望。而且看到新生的蟹钳颜色鲜艳,小人决定给它起名“草莓”。


寄居蟹是群居动物,而且需要同类的伴儿。现在既然第一只活下来,看来我们的设置合格,可以再买一只给草莓做伴。

我研究结果,这个寄生蟹协会的信息最靠谱。

折腾了这么久连个照面都没打过。昨晚午夜前后我准备去睡的时候发现小东西醒了,站在石头后面扒拉塑料叶子玩,多半看到我了,不肯出来。我也没敢开灯拍照。就在这里贴一张网上别人的寄居蟹解解馋吧。

又去露营

今晚的月光很亮!虽然不是满月。看着窗外月光中的街道,想起周末去北面华人虾寮州公园露营时月光中的山林。那幅华丽和静翳,简直是现实版的席慕容的诗。那天好像是农历十六。

我们去年八月底第一次带小人露营之后,大批升级了我们的装备,这次是第一次将这些装备付诸使用。结果很满意。我们精心研究采购的设备都经受住了考验。

周五下午下班后出发(真正出门大约5:45了),周日中午回。满意的设备单子如下:
1。五人帐篷(Mountainsmith Conifer 5+ Tent)
宽敞舒服。门口的一块雨棚用来脱鞋放杂物。搭建拆卸也很方便。晚上风巨大,帐篷依然很牢靠。头顶就是一颗巨大的月桂树。风过时,帐篷里满满都是月桂树叶的香气。唯一的抱怨是白天晒的有点厉害,但是前后雨棚拉链打开也很通风。
朝阳里的帐篷(夜里挂了灯的帐篷也很美。忘了拍照)
null

2。炉子
这个基本款的炉子,火力很强。米粥说比我们家里的炉子还好用。基本是一罐气可以用一天做早晚两顿饭。我们是周日早上才换了新气罐(周六的晚饭是统一在烧烤架上面烤出来的牛排!)。周五我们七点多才到。搭好帐篷,天都快黑了。米粥设计的晚餐是方便面,加上新鲜的蔬菜番茄和刚煎好的意式香肠,和前晚吃剩的面筋塞肉,热汤热水,配上红酒,美味极了。周六早饭是香蕉松饼和煎美式香肠。周六的中饭我们早上用面包和卤牛肉加番茄片做的三明治。小人没兴趣。我和米粥吃的还算满意。周日的早饭组织露营的家庭提供,有篝火上烤热的面包,炒蛋,煎咸肉,和各式草莓黑莓覆盆子。我们的炉子和锅也被征用帮着煎bacon, 煮咖啡。
Noah Loves it too!

3。咖啡壶
Farberware Classic Stainless Steel Yosemite 8-Cup Coffee Percolator
当时仔细研究了这个户外咖啡壶的帖子。我本人很向往french press. 但是最终选了这款Percolator。主要原因好像因为米粥同学要求要能煮咖啡的壶,这样早上可以在营地闻到咖啡香。这个貌似最方便合理。结果意外的好。这次来露营的只有十几户,其他人用的都是drip coffee,需要事先煮一大壶水,然后每人在杯子上放好咖啡滤纸和粉,慢慢滴落。我们这个基本煮开了水就差不多了。说明书上说水开5-7分钟即可,米粥同学发现多煮几分钟味道更好。回来看到亚马逊网页上咖啡行家们也这么说9-10分钟效果最佳。虽然说金属壶不保温,但是在寒冷的早上,咖啡煮好一壶,多得是人排队等。几乎是一下子就喝光了。
另外一个看中的是这个French Press壶,但是因为一是价格贵一倍再有就是需要特殊的咖啡粉。觉得有点麻烦。就没有选。现在看来还是percolator更简便易行。主要是煮出来的咖啡这个过程比French Press要实在一点。

4。Therm-a-Rest Sleeping Pad
我跟户外野营经验丰富的朋友抱怨露营睡不着,她向我推荐了这个睡垫。这次我们带了仨。果然我居然睡得不错!米粥同学自己买了一个同一个牌子的露营枕头也很舒服。我强烈要求下次给我和小人也都配一个。

另外就是上次看中买了的太阳能可压扁的小灯笼,虽然在营地获得很多赞扬。但是因为事前忘了拿出来晒太阳,将将够时间吃完晚饭就没电了。好在头一晚月光美艳,在营地里走基本不需要手电。第二天太阳巨好,我们又忘了拿出来充电,结果就是虽然好但是基本没用上。

这次之后发现还需要继续添加的有
-露营餐具包括咖啡杯(我们本来想带一堆mug结果忘记了,很狼狈,得跟别家借了杯子)
-暖和的睡袋
-露营枕头
-桌布
-各种型号的ziplock 塑料袋
-储量更大的充电宝。我们带了一个,米粥和我两个手机同时用周六晚上就不够了。虽然营地没信号,但是徒步去的海边有信号。
别的家庭带的我们觉得好虽然不是必须的有吊床和遮阳篷。还有就是得教小人骑车再给大人小孩都备一辆山地车。

这个看到的两种遮阳篷,来自Costco的蓝色的比较简便实用。基本上撑起来固定住就好了。另外那个像简易版帐篷的,因为没有拉出旁边的固定绳,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

这次露营选的地址也不错China Camp State Park 靠近San Rafael,靠着海湾,离旧金山只有45分钟的车程。虽然风大,但是正因为风大所以没有蚊子。只有我在跟小朋友徒步时在一丛树阴下的黑莓前驻留一会摘莓子吃时脖子上收获了两个蚊子包!看到很多很多的鹿。营地周围,徒步途中,海边山坡上,到处都看得到公鹿母鹿小鹿。清晨的百鸟大合唱也异常美好。

厕所稍微简陋些,就是两个portable 的塑料移动型厕所。但是营地有水龙头,可以直接喝。够方便。

蕨类植物和光

从九年前搬到现在的房子时开始正式大批养植物。心得之一就是要使看到植物介绍上说这种植物不需要阳光,或者喜欢阴影,我都持怀疑态度。因为这种信息一般都是对照室外光强来讲。在室内,明亮窗口的光强基本等于室外的树荫处,所以这种被说成耐阴的植物也需要贴着有阳光的窗前才有可能养得好。你要是真的信了把植物放到暗不见天日的角落里,甚至是离窗口超过两三尺远的书架上,它们都命运堪忧。

蕨类就经常被列入耐阴植物。十多年前开始对蕨类植物感兴趣。在室内养的话,几乎每种蕨都要靠着窗口才长得好。被大家口口相传超级难养的铁线蕨(maiden hair),现在几乎成了我们家的死不了。只要放在光线充足的地方,保证盆里土壤湿润,就可以一年四季茂盛下去。哪怕偶尔度个长假回来,久不浇水,所有叶子哗啦一下都干掉了,只要把干掉的枝叶剪掉,继续浇水保证土壤湿润,不久就又会发出一片小问号一样的芽,没事儿人一样继续生长。在中庭里,几乎整日都晒到阳光的地方,有一盆经常浇水的非洲菊。我有一日心血来潮放了一把干枯的铁线蕨叶子进去。去年夏天居然真的长出了铁线蕨,过了一个冬天后,整盆都被铁线蕨占领,非洲菊都看不到了!它居然这么喜欢明亮。这么耐晒!

2016 自生的铁线蕨还貌似与原主人非洲菊共存。

2017四月 非洲菊被挤得只剩了可怜的两片叶子

洗手间天窗下面放了一小盆铁线蕨

卧室放了一大盆铁线蕨


但是最近发现一种叫做熊掌(Bear’s Paw Fern) 却是真的不喜欢阳光。越暗的地方长得越好。我的新品种蕨类一般都是妈妈用干叶子上的孢子放在罩了保温膜的小塑料盆里,在放在保持有水的小盘子里面,等到长出真叶再换到大盆泥土里面正常养殖。因为我的中庭温暖,所以一般这些蕨类宝宝都从我的中庭起步。这个熊掌开始长叶子后放在中庭,一直没有起色,好不容易发了芽,长出来的叶子小小的,然后很久不再长新叶。这么僵持了近半年。我怀疑中庭也许太亮,把它搬到室内,但是依然在朝南的饭厅里,是我们家散光日照时间最长,最明亮的房间。熊掌蕨刚搬进来时好像高兴一点,立刻发了两个新叶芽,但是最后叶子的个头依然很小。这样又过了半年又僵住了。我就把它又搬到卧室,完全没有直射阳光的床头书架上。这下好像突然高兴起来,新发地叶子也长得大起来,有点成年的样子。之后又没了动静。我前几天又把它往暗处挪了一下,和另外一盆铁线蕨换了个位子。这下两盆蕨好像都更高兴些了。熊掌迅速的又长了两片新叶出来。这个熊掌是货真价实的耐阴不喜光!

熊掌蕨2015年四月刚刚搬出中庭,很单薄.

熊掌蕨2015五月,出了中庭三周就发了健壮的叶芽

熊掌蕨2015五月,又过了一个星期叶芽就变成新叶了,貌似比以前的叶子都要大

熊掌蕨,2016五月,搬到更暗的卧室书架,叶子长得更像样了.

 

熊掌蕨2017四月,推到更暗的角落几天功夫又长了一个大叶子!

家里另外一盆无名蕨,因为叶子长得很长,我们就叫它“长发蕨”。是我们还住在金门公园边上的小公寓时有一次和妈妈去公园里的花房,随手收了一些带孢子的枯叶回来。妈妈养活了以后送了我和桂一人一盆。这蕨也是基本上不需要操心。它比铁线蕨耐旱,我一般两周浇一次水。放在窗边,就越长越大!

无名“长发蕨”,2012二月。这时候还只能算是齐肩发吧?

无名“长发蕨”,2012年四月搬到现在的位置。西窗边。

无名“长发蕨”。2017四月。现在的规模,几乎长发及地了。可以改名叫Rapunzel了!

办公区的绿植

每天早上我坐班车上班,总是故意提前一站下车,走过两个办公区到自己的位子。一是喜欢前一个办公区的咖啡,叫一杯再慢慢走过去。二是喜欢这个办公区的绿植。曾经在这个前办公区工作过四年。

每年春天都是很美。紫色如云烟一样的是加拿大紫荆树(eastern redbud)。白的是李。最左边红色枝干的是珊瑚日本枫(coral bark japanese maple)。加拿大紫荆花落之后长出心形的叶子,也是极美。

加拿大紫荆近景,李花近景,和长了叶子后的珊瑚枝日本枫

夏天加拿大紫荆的心形叶子

从这个办公区到我现在的办公楼要经过一条小溪。早年公司刚刚发展到第二个办公区时,小溪上面没有桥,从一个区到另一个区需要绕一个大弯从公路边走。公司的工程师们发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自发的工作了一个周末,自己搭了一个超级漂亮的桥。但是两个办公区间的地盘属于当地市政府。市政府的规范是不允许私人在公家地盘上无照搭建东西。所以后来市政府把工程师们建的桥拆了,公司走正常程序申请执照等等搭了现在的桥。每天从桥上走过,常常可以看到桥下小溪里有野鸭甚至鹭鸶栖息。

过了桥,路边种了很多加州本地耐旱植物,这个Salvia ‘Hot Lips’一年四季都开花.常常会招来蜂鸟。

我办公楼旁边的绿地种了很多榆叶梅。每年春天总是几乎一夜之间从干枯的树枝转变成繁花满枝的疯狂景象。

小人学滑雪

本来心心念念小人满三岁就带他上山学滑雪。无奈加州过去三四年都是大旱无雪。直到今年。雪又大雪季又长。我们前后带小人滑了四天雪,就基本可以上篮道了。小朋友学得可真快啊!

分享我们去的两个雪场都在太浩湖北岸,感觉非常适合初学的小朋友。

1。Granlibakken

雪场很小,而且非常欧洲模式。没有吊椅。小朋友用一个改良过的Rope Tow lift(小朋友抓住绳子上一个条状塑料棍)到初学者的半山腰. 大人可以用一个Platter lift (一块圆形铁板夹在屁股后面)到山顶。

我们是去年圣诞节前第一次去Granlibakken. 正赶上大风雪,了了小人看雪的愿望。那个周末我们就呆在Granlibakken没动窝。上山路上下大雪,第二天上午就干脆从很湿的雪变成雨了。所以没有上滑雪课。小人玩雪橇(sledding)堆雪人。晚上去雪里泡热水池。旅店里的饭菜也不错。住的也舒服。窗户上面吊了长长的冰凌。午后小人和米粥睡午觉,我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在窗内读小说。惬意极了的一个冬日假期。

2015 Granbilakken

所以当今年小人同学Robbie妈妈表示有兴趣带他们小人进山学滑雪,我就给她推荐了Granlibakken. 她定了中国新年的周末,问我们要不要一起?我们就乐得随行。小人们上课还有伴儿。中国新年住了一个周末,小人们上了两个小时的滑雪课,下课后又一起继续滑到关门,然后第二天上午又滑了半天。小人学会了转弯和停住。

小朋友们拉着上山的rope tow.

我在他自己滑雪时也租了靴子和雪板上到山顶。居然还是很不错的一条下山雪道,颇陡。最好的是没有人,大片的新雪(fresh powder)滑的很过瘾。而且超级便宜。大人全天不过$30,半天才$16.

雪场全景。左边是小朋友的Rope tow, 右边是上山顶的platter lift. 山顶中间的都是powder.

雪道边还有专门滑雪橇(sledding) 的场地。更便宜。而且更受欢迎。大多数来这里的人都是去滑雪撬不是滑雪的。

2。Tahoe Donner

上周春假,我们和Robbie一家以及另外三家同学一起租了一个大房子。

都三月底了,路边的雪依然有两人高!

我们周一进山,周二和小朋友去了Tahoe Donner上了五个小时的滑雪课(中间一个小时吃午饭,所以滑雪课是四个小时),三点钟下了课小人已经可以自如的link turn (滑之字)还学会了上下Chair Lift! 周三和周四我带着他滑了整整两天。小人已经可以在蓝道上滑的很自如了。虽然还会摔跤。周二周三都是阳光明媚异常温暖。周四一早下起了大雪,上山后发现风也非常大。雪道上面是硬冰,硬雪和稍微松软的新雪。加上风雪里很难辨认雪地状况变换。所以小人有些害怕摔跤更频繁。周四下午我们就只上了半山腰,小人在绿道上专心研究如何滑上雪坡跳台(terrain park),然后小小的跳一个。

这是我第一次去Tahoe Donner, 非常喜欢这个小小的雪场。虽然雪道不多,但是绿蓝黑都有。六岁和六岁以下的孩子免费。大人的lift ticket是$59. 小人的全天团体滑雪课是$139, 包括所有用具租用,午饭,和老师。虽然一般团体课可以包含六个孩子,我们是工作日去的(不是周末)所以小人的课上只有三个孩子。最后一个小时还多加了一个老师因为小人和同学Robbie进步飞快,原来的老师带着Robbie的弟弟继续坐传送带(Magic Carpet), 新老师格林带着两个大孩子上了Chair Lift! 解决了我们一个心病。因为我们都记得自己学滑雪时,上下Chair Lift几乎是最可怕的一关。老师说虽然课程开始时三个孩子都划分在初级班(红色),课程结束时他们都已经达到高级班(蓝色)水平了!

tahoe_donner_ski_area
图中左下角2和3是传送带。小人上滑雪课时是从3开始,然后升级到2,最后一个小时上了Snowbird Chairlift. 小人特别喜欢lift右边的Terrain park. 周二下午带小人上了Eagle Rock Chairlift,一直在Christie Bowl 蓝道上滑。周二雪场关门前,小人一口气从Donner Face (黑道!!)滑下来的。当时我们还不知道那其实是黑道。周四风雪里我们试了两次Eagle Rock, 后来还是改成Snowbird, 风小一点。小人继续研究Terrain Park的雪坡。

Tahoe Donner雪场虽小但是很多细节比其他大雪场要周到贴心。比方在每个Chairlift上山前都有饮水桶和纸水杯,简直救命。我已经习惯了背着背包滑雪,主要原因就是经常需要补水。在餐厅里有一个专门暖手套的架子,每个“挂钩”都是一根管子直接接到下面的暖气,所以午饭前把手套挂上去,吃完饭,手套不仅晒干了,还暖烘烘的,很舒服。女厕所里还有免费的卫生巾!
glove_heater

明年开始,我滑雪终于有伴儿了!:)
mom_noah

Cato the Younger 小加图的自杀

大选结束看完罗马共和国后期那些书后就想,千万千万不能有内战啊!否则共和就死定了。
可是看看这一个星期,这一个周末,就觉得对Cato的对抗,自杀有了更深刻的感动。真的面临这种选择,怎么可能不选择战争呢?也许我原先的设想是错的,一旦选出了暴君做共和首领,那么内战就是必然的。一切都太晚了。

Robert Harris 那西塞罗三部曲最后一部里描写庞贝大军全军覆灭后,罗马统一到凯撒手下:

For the first time we tasted life under a dictatorship: there were no freedoms any more; no magistrates, no courts; one existed at the whim of the ruler.

这就是现在我没法继续读”Wolf Hall”的原因,那种全部朝廷大大小小都赔小心取悦一个国君的情形太震撼了。

Cato是元老院里理想主义的领袖。虽然出生贵族但是布衣素食,一丝不苟,坚决不肯为任何事情妥协,不向任何人低头。他只认共和国的原则。西塞罗是个政客,他出身卑微,但是个政治天才,总是想找到两全其美的法子和平解决问题。 在凯撒如日中天的时日里,Cato是唯一敢当众和他叫板的。一度西塞罗曾经私下羡慕又无奈的说Cato只为自己的理想活,不为共和国的将来着想,不是不自私的。

凯撒跨过卢比孔河后,庞贝带着元老院逃离罗马,后来节节退败。庞贝死后。Cato 在北非带着一队反抗军继续和凯撒纠缠,最后战败自杀,Cato选择了特别残忍的剖腹。很多人不解,认为Cato疯了。但是西塞罗不这么想。

Cicero disagreed. “He could have had an easier death. He could have thrown himself from a building, or opened his veins in a warm bath, or taken poison. Instead he chose that particular method –exposing his entrails like a human sacrifice — to demonstrate the strength of his will and his contempt for Caesar. In philosophical terms it was a good death: the death of a man who feared nothing. Indeed I would go so far as to say he died happy. Neither Caesar, nor any moan, nor anything in the world could touch him.”

熟知凯撒性情的西塞罗明知会激怒大首领还是给Cato写了悼词,最后一句总是能让我流泪。

Sinewy in thought and person; indifferent to what men said of him; scornful of glory, titles and decorations, and even more of those who sought them; defender of laws and freedoms; vigilant in the public interest; contemptuous of tyrants, their vulgarities and presumptions; stubborn, infuriating, harsh, dogmatic; a dreamer, a fanatic, a mystic, a solder; willing at the last to tear the very organs from his stomach rather than submit to a conqueror –only the Roman Republic could have bred such a man as Cato, and only in the Roman Republic did such a man as Cato desire to live.

带着小人去游行

最开始本来有去华盛顿游行的念头。后来不了了之。旧金山的游行也是想去但是没有准备。直到两天前小人同学的妈妈跟我说她们和另外一家也是小人同学要一起去,问我有没有兴趣。我问了米粥,当即决定去。于是上赶着也跟妈妈们一起印了招牌,约好了时间地点。跟小人说要去反川普游行他也欲欲跃试。

小人第一次尝到行使公民权力的滋味:Civil Disobedience!

跟其他地方的游行不同,旧金山的游行下午三点才开始。一早起来看到各地游行的照片和口号,感动又期待。本来下过一夜大雨的早上阳光灿烂,到了三点多开始下雨。而且越来越大,但是游行人群人山人海,比上海的南京路还要挤。这是后话。

我们一早去海湾边的Exploritarium 玩,三点多开始往市政广场走。去Ferry Building的坐地铁的路上看到一群群反向走的举着Pro-life牌子的人。小人问我他们是不是也去反川普游行。我只好搪塞他说也许,带他匆匆离开。后来才知道,旧金山的游行推迟到三点就是因为这个pro-life的游行两点半才结束,不想造成冲突!往市中心赶的人群明显比离开的要多的多的多的多!本来三五分钟三站地的车程足足磨了近半个小时。车上挤满了带着粉色帽子的游行人员,一路欢声笑语。小人跟着一起傻乐。在地铁上就听到广播说进市政广场那站的车是被限制的。我还纳闷为什么,既然大家都下车,但是下了车就可以走,为什么要延迟。到了站才明白因为月台上挤满了人,根本没有多余的立足之地,上楼要排长队!

我们终于走上第二个楼梯后拍的地铁站的盛况:

出了地铁站傻了眼,约好见面的游乐场正好在市政广场演讲台边上,是中心的中心,而面前的人墙根本没有缝隙可以钻。我们绕了一个大圈,跟着很小一队也要奋力去中心地带的人慢慢的挪,本来一个街区的路挤了整整半个小时才到。人多的吓人。我怕极了小人会被挤丢挤倒,所以不时的把他抱起来或者驮在肩头。这时雨开始越下越大,于是我驮着小人,小人打着伞。小人不时跟我汇报他看到的趣事,“房顶上都站着人!”“房顶上的人在唱歌!”“有人举着一个Angry poop的牌子!” 最后总算是挤到了游乐场,这里居然还有空地,各种爬高的架子上居然留给小朋友玩,没有站满了人!
小人站在游乐场的游戏架上俯视众生。听米粥说他居然站在上面喊口号“No Trump!”


雨密密的下,经常瓢泼,每次大雨一来,所有游行的人就好像唱山歌一样欢呼,小人开心的跟着一起喊一起唱。后来Rally结束终于开始游行,大家慢慢往海湾边走。依然是人山人海,几乎没有什么自主权,只能跟着人流走。大家喊喊口号唱唱歌,小人有样学样,湿得滴滴答答也没有抱怨。


应该不仅仅是旧金山市民倾城而出,不少坐轮渡火车进城来的。据据这个报道,湾区奥克兰的游行人群最大是十万,旧金山五万,圣荷西两万五。

旧金山市政厅开了粉色的灯

更多图片在”游行相册“里

网上看来喜欢的标语牌,IKEA Cabinet那个旧金山也看到很多人用。今天看到的另外一条推很喜欢,“一个76岁的老奶奶被问到新年决心是什么,她说要天天去健身房,好健康活到四年后把川普选下去!”

美第奇,文艺复兴,和十五到十七世纪的意大利史

美国大选结束第二天,豆瓣朋友毛樱桃安慰我说,

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是一个多么动荡的地方,战争、黑死病、宗教狂烧书烧画、政府一年换一届,There must be more hateful characters seizing power, but arts and sciences flourished despite that. Let’s find solace and inspiration in this.

当时看得我很感动,今夜重读依然忍不住流泪。心里记下有机会要去读一读那段历史。

然后一个星期前Netflix开始放”美第奇家族“第一季。我兴冲冲去看。结果只是一盘眼睛糖果的快餐。据说跟历史几乎没有任何关系。按说美第奇这么充满传奇的家族,跟着历史拍应该素材足够。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大段大段的抄袭”教父“!

medici经朋友介绍开始读Paul Stratherrn的美第奇家族这书。好看的放不下。一个星期早晚班车上加上偶尔晚上不用工作的时间读完了。意外之喜是把我看过的狼厅里的亨利八世的种种狗血事件和1453那本关于康斯坦丁堡陷落的事件都连贯起来。心里开始对十四十五十六世纪的欧洲历史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一边看书一边把七年前去意大利的照片和地图翻出来对照着看。疯狂的想念意大利。值得一去再去!

小时候历史课上肯定背过文艺复兴的定义。但是长大后也只看过一本Iring Stone的米开朗基罗传记(The Agony and The Estacy )。所以脑海里只记住了文艺复兴对艺术的影响。看完这书才明白,几乎我喜欢热爱的一切都要感谢文艺复兴,从绘画,雕塑,建筑,到人文主义(Humanism),到严谨的科学研究方法,到现代天文学,到歌剧,古典音乐,统统都是文艺复兴的产物。而如果没有美第奇家族的庇护和金钱,这一切都可能被扼杀在摇篮里!人类是有多么的幸运!除了家喻户晓的达芬奇,波提切利,米开朗基罗,伽利略,鲁本斯,拉斐尔,布鲁内莱斯基 (Brunelleschi), 皮科。看了这书还知道两个历史学家也跟这个家族息息相关: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 和奎齐亚迪尼(Guicciardini)。

心潮澎湃,挑几条印象深刻的说几句。

1。金融和赋税

书开篇讲当时的银行业如何运作就看得我很嗨。十五世纪而已啊!已经有了现在金融业依赖的”交易中心“(exchange) 和信用的概念。然后那么多的银行倒闭因为借钱给皇家,数额太高结果自己资金无法运转等等,这么多有趣的细节,电视剧不去拍多可惜啊!更不要提美第奇在翡冷翠执政后开始推广的财产税(catasto “register of property”)这种有趣的赋税制度前因后果,多么好的素材!

2。中世纪(“黑暗时代”)

Dark Age这个词我虽有听说,但是并没有甚解。Strathern这书言简意骇的讲述了它的前因后果。中世纪的黑暗成因有二,一是罗马帝国的突然陷落造成了文化断层。然后基督教的崛起选择性的限制了整个欧洲的视野(简直是明朝下令全民不得下海一个做派阿!所以基督教下面的欧洲也算是某种大一统吧?)。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写“哈德良回忆录”的尤瑟纳尔 说哈德良的时代人们还是自由的。”This Second Century appeals to me because it was the last century, for a very long period of time, in which men could think and express themselves with full freedom. ” 而文艺复兴成为可能最大功臣其实是阿拉伯学者!

During the Dark Ages, much of this ancient learning [of Ancient Greece and Rome] had simply vanished from Europe; it was preserved only in the Middle East, where it would be enthusiastically taken up by Arabic scholars. In its early years, Islam encouraged philosophical and scientific speculation: to know how the world worked was to know the mind of God. In this way the works of Ancient Greek philosophers, especially the natural philosophers (that is, early scientists), spread throughout the Arabic Empire, which by the eighth century even extended far into Europe– occupying the whole of the Iberian peninsula, reaching into southern France and Italy. When in the thirteenth century great Arabic centres of learning, such as Cordoba and Seville in southern Spain, were retaken by Christian forces, many previously unknown works of the ancient philosophers were rediscovered by Christian scholars.


…translations of Arabic interpretations of Aristotle by such Muslim philosophers as Averroes and Avicenna had cast doubt on the accepted Christian version of Aristotle. ..ironically the unimpeachable authority of Aristotle was being undermined by his own works.  But the rediscovered works of the ancients for the most part included many other Ancient Greek and Roman authors – philosophers, poets, rhetoricians and historians – and these caused some to understand that there had once been an age that far outshone their own, one that emphasised the humanity of humankind, rather than its spirituality. As a result, there was now a new humanism in the air, which began to emphasise freedom of thought, rather than the selfless submission demanded by medieval philosopher-theologians. This humanism encouraged the exploration of human potential, and the expression of humanity, especially in literature, philosophy and all forms of art.

 

3。萨佛纳罗拉 (Savonarola)的”虚荣之火“

我一直以为前进一步退两步的循环式历史是中国特色。看到萨佛纳罗拉才震惊的发现原来世界大同。古今中外的人民都热衷于这种暴力革命,而且一而再再而三,乐此不疲。有历史的教训在前依然飞蛾扑火,损人不利己的狂热总是非常的有感染力。连处在文艺复兴高潮的翡冷翠也会突然抽这种疯!最后弄得民不聊生,本来雄霸Tuscan的翡冷翠丢领土丢商业,饭都吃不上了。

在1497年,他和一群跟随者们在佛罗伦斯市政厅广场点起一堆熊熊大火,萨佛纳罗拉称之为“虚荣之火”。他派遣儿童逐家逐户搜集“世俗享乐物品”,包括:镜子,化妆品,画像,异教书籍,非天主教主题雕塑,赌博游戏器具,象棋,鲁特琴和其他乐器,做工精细的衣着,女人的帽子,和所有古典诗作,然后把搜集起来的这些东西一并扔进火里烧掉。很多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艺术品都被这堆火永远的烧掉了。曾经热爱异教主题的著名文艺复兴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晚年也沈溺于萨佛纳罗拉的布道,亲自把很多晚期作品扔进火里。

维基百科萨佛纳罗拉 条目

这难道不是”破四旧“的老祖宗?判依萨佛纳罗拉狂热教的波提切利不就是很多文革时艺术家的先例?

4。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

又一个耳熟而且大概知道意思但是读了这书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的理念又是如何形成的。比方纸牌屋的评论里经常会看到这个词被用来形容男女主角。”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政治里面没有道德可谈。” 支持川普希特勒的选民和共和党们应该都是他的理论的信徒吧?”Make Italy Great Again!” 不过虽然实际的不能再实际的马基雅维利都说”… no prince is ever benefited by making himself hated.” 再看今天的美国“President-elect” …

书里还引了马基雅维利一句话,我看到赶紧画下来。

Machiavelli would later remark of these events in his History of Florence: ‘Let no one stir things up in a city, believing that he can stop them as he pleases or that he is in charge of what happens next.’

看Robert Harris的西塞罗三部曲里面,他也引用了一句西塞罗的话,大意是”暴民可以载舟亦可覆舟。“跟这个异曲同工。看得我心里总是略有安慰。领着暴民烧杀抢掠的都没有好下场,罗马共和国时有P. Clodius Pulcher,十四世纪的翡冷翠有第一代美第奇Giovanni的表兄”Salvestro de’ Medici”。横横!

5。歌剧的诞生

Most notably, the musicians of Florence were responsible for the birth of opera, which arose from two distinct sources. On the one hand, there was medieval liturgical drama: holy plays enacted publicly at various times in the Church calendar. Quite separate from these were the classical Greek dramas, with their choric interludes, which were revived and staged by the Florentine humanists. When these two forms were combined, the result was opera: non-religious work incorporating music and drama. The term takes its name from the Italian expression opera in musica (work in music); and the settings of these early operas were usually either legendary or mythical, requiring a new freer musical form such as that favoured by Vincenzo Galilei.

这个Vicenzo Galilei就是伽利略的爹!没错,伽利略的爹是个音乐家!而且对歌剧的诞生有贡献!

6。向意大利学习的法国
虽然当时国力最强的是法国,而翡冷翠在美第奇家族手里越来越破落。但是出自美第奇家族的两个法国王后凯瑟琳和玛利亚教会了法国人享受美食,使得法国菜系得以诞生。巴黎我喜欢的两个花园(Tuileries和Lexumbourg)原来都是她俩建的,仿照翡冷翠的贵族官邸。

7。文艺复兴
这段简短的总结真好。

Renaissance of ancient science showed how this humanism could realise itself in practical application. Renaissance humanism had created a new way of seeing ourselves, Renaissance science would create a new way of seeing the world.

 

 

再读骨钟-末药是我的,它的苦涩香气

去年二月病中读完《骨钟》(the bone clocks),大爱。想都没想就拿了第二章的标题做评论的标题”末药是我的,它的苦涩香气“(Myrrh Is Mine, Its Bitter Perfume” )。因为看完后最爱就是第二章里那个短命的爱情故事。可是写介绍时回头重翻却被第五章的魔法和决斗吸引过去。标题没变,最终的评论却与初衷大相径庭。

上周看完David Mitchell骨钟后的新小说“The Slade House”, 又兴冲冲把骨钟跳着看了一遍。主要把最不喜又最长的第四章完全跳过,第一,第二,和第五几乎是全部重读。这一次自己全心全意回归最初的感动,Hugo和Holly间那转瞬即逝的爱情故事,夜深人静,看得我流泪心痛,真真实实的刺痛,为他们一直痛一直痛。

为什么呢?是因为故事背景所在的滑雪小镇吗?是因为我深爱的滑雪这孤独的运动吗?是因为两个孤独的孩子相遇相爱吗?是因为他们的故事第二天一早就戛然而止,连开始都没有来得及吗?

But it’s the feeling of love that we love, not the person

我们爱的是爱的感觉而已,跟那个人无关

The feeling of being chosen, desired and cared about.

那种被选中,被渴望,被在乎的感觉

In the velvet dark, I see her smile: a blade of happiness slips between my ribs, “What?”

丝绒般的黑暗里,我看见她在微笑:喜悦如尖刀般游刃于肋骨之间,“嗯?”

他被幸福冲昏,渴望能够把时间暂停。但是第二天一早面对“爱”和“永生”这个选择,Hugo立刻头脑清醒的看穿了这个爱情故事的丑陋结尾,毅然选择了“永生”。

但是故事并没有完。二十多年后,最终的善恶大战之后,逃亡途中,Hugo虽然第一个来到逃生门前,他反而退在一边等着她赶到,把唯一的生路留给了她。从始至终没有露面。这第二次面对选择的时候,他选了“死”。甚至在死神抵达前一分钟里,当他确认Marinus早先确实“翻阅”了Holly全部记忆时,他最后的问题是,”当年她也爱我吗,Marinus?我们都还那么年轻的那个晚上,同被困在瑞士滑雪小镇的那个晚上?“

现在写出来感觉好像是有点肉麻廉价。可是阅读感受却是真实的几乎难以直视。

骨钟这小说其实有那么多的好,用植物和动物来比喻善与恶这两大势力,世界末日以地球用尽所有资源而陷入黑暗的新颖又合理的解读,David Mitchell日趋完美的写啥像啥的那支神笔:中下层的南伦敦;高大上的剑桥新贵,伊拉克的战地记者,中年危机的作家。可是这些在我眼里都黯然失色。归根结底,我跟疯狂迷恋冰雪奇缘的五六岁小女孩似乎没啥区别,只对”爱“最买账。